霍格沃茨特快列车
Semprahartlin's Hut
福州遊記

今天是六月二十五,我是十七号到达福州的,一共在福州呆了四个晚上。天天熬夜很难记的清楚今天是几号。在福州的那几天又忙又懒,我怕再不记下来人生的美好时刻就会被遗忘这趟福州就白去了。

这一次是为数不多几次和同学出远门,但不是最后一次。我买的是G字打头的新能源汽车动车,11:26安全抵达福州。

哥俩几个都是熬夜总冠军,在动车上轮番睡觉(安全意识很好)。我们这几天只要是在通勤就都是在睡觉…有轮子的东西在地上走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摇篮。

福州地铁有两条线了,我们一下动车就往地铁口方向走,找地方吃饭。

福州站比较久之前建成,比福州南站破多了。哪儿的火车站都有肯德基和麦当劳,但是福州站还有一个德克士。

还有另外的一群朋友晚点会到福州坐飞机,是意料之外的事情,于是约了朋友在福州短暂地见了一面。我同行的另外二人就先乘地铁私奔去民宿了。

福hú州站旁边的麦当劳

等待时刻我在福州站旁边的麦当劳避暑。我想起了李商隐的《无题》

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。
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
晓镜但愁云鬓改,夜吟应觉月光寒。
蓬山此去无多路,青鸟殷勤为探看。

福州真的好热,让我怀疑福州的桑拿店还有没有钱可以赚。

约到朋友以后,一起去超市买了点东西,短暂聊完天后我就去坐地铁去找那潜逃的二人,现在很后悔当初多聊几句也无妨,时间有的是,但日后再相见大概就比较难了。

路上我才得知,他们是打车去的,地点在世欧广场,但还是走错不懂去了什么旮旯地方,把我吓了一跳。

而实际上我们住在的是一个小区,一栋大约有四十层。刚到小区内没多久天上就掉下个免费的午餐

所住的楼内电梯其中一个发生了故障,在不断的做扩胸运动…

真的想哭又想笑

这是一个舒服的住所。

我们此行的目的一半是陪黎去看病,另一半是在福州小转一圈。把东西安置好后我们就坐公车出发了。福州的公交集团不止一个,车也很多,往往是两个站牌隔着七八十米紧挨在一起,没有留意的话容易站错位置错过公交。

目的地是福州总院(联勤保障部队第九〇〇医院),这班车有直达。福州的楼房很高,GPS反射次数多了容易导致定位错误,因此,三个路痴花了好长时间走了冤枉路到了另一个车站去坐车。

医院里没什么风景,所以没有照片。我从小对医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兴趣,但不想当一名医生,要面对生死,我在晚上一个人的时候不怎么敢看医疗剧,如《住院医生 The Resident》、《良医 The Good Doctor》、还有很出名的《豪斯医生 House, M.D.》。

郑老板提议说去东百广场。车子还没来,在车站旁边有几个人在地上赌博,看了半天愣是没看懂,发现几个赌徒都是托,有个老爷爷被骗走输了一百来块。不愧是二线城市。后来有热心市民说要报警了,那几个人作一窝蜂溜了。

八九点,夜幕降临,欣然归往。在路上听到一行人的对话,其中有人发问:来了福州是不是觉得福州比厦门大气多了。另外三四人连声否定。我们在一旁偷笑。虽然福州是省会二线,但是消费水平相对其他二线城市也没有很高,是假二线。

我爱福州地铁。在所有通勤工具中,地铁是最让人身心愉悦的。 :yum:  :relieved: :sunglasses: 

We are now at XXX

而二号线是

We are arriving at XXX

我更喜欢前者,更亲切。

我们第三个晚上定的民宿在一号线的终点站,下车后我还好奇了一下地铁是如何掉头的,其实应该叫做折返:地铁列车是如何折返的?

第二天也去了医院,只不过人太多了改约第三天。福州实在没有什么好玩的,我们打算去三坊七巷溜一圈。

因为很热,没有拍什么照片。巷子里头还有一个青创中心,冷冷清清的(可能是大中午吧加上旅游淡季),我们好像是为数不多的访客。

各种奇怪玩意

很热,很饿,找到附近一家麦当劳草草吃了一下午饭。那个麦当劳在商场负一楼,古古怪怪。

下午的安排是去泛船浦天主教堂

我们时间管理上出现了一点纰漏,到了才发现还是大中午,教堂也没开门,我们顶着快40度的高温在大道旁升温。

教堂的大门

很可惜,我们热的要冒烟了,不然一定要去看一下教堂内感受一下exotic

焦躁不安,打了车回住所。

回到民宿后黎回到他的房间,我和郑直奔沙发,计划就睡二十分钟,结果睡到三四点。我发现民宿的沙发很好睡,那天后晚上我就不和郑一起睡了,我一个人睡沙发。起床后一起去了世欧广场,找了家日料店进晚餐。

点外卖就不会听到一点点员工不断叨叨念的:奶茶咖啡冻,balbalbalafasd

应该是到了第三天了。早上没有早起,黎自己带着自己去了医院。我起来后没有忍心把沉睡的郑叫起来。等他醒来后我们就去附近的小店铺吃个早餐,食欲不振,我没有吃。

本打算是去紫阳国际大厦的瑞幸咖啡(luckin’coffee),找了半天没找到。最后发现在大厦后面一个不大不小的门厅内,可以就座的地方很小,于是再度打车回世欧广场的星巴克。

在星巴克等黎回来的同时在重建现在的博客,郑点了一杯什么冰的茶,2/3都是冰块…

摩卡星冰乐

我决定这辈子都不会再喝这个玩意了,有多难喝呢,让我觉得浪费了钱和时间。

下午黎的计划是睡觉,我和郑的计划是去鼓山风景区,去涌泉寺。

登山是很艰难的,没吃饭的我饿了,在施工队的小卖部买了一条大玉米。已经四点多了,我们选择直接乘坐缆车上山,一人五十。

从缆车上往城里看

缆车一次只能做两人,很破,感觉很危险。原则上讲是不允许在缆车上拍照的,为了防止游客做出一些危险动作。

就是这个破缆车

缆车一路上都有民风淳朴的广播在吊塔上播放,让人不舒服。

缆车上山大概要二三十分钟吧,我们上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始打雷。下车后我们走原定路线前往涌泉寺,天公作美,风调雨顺,下起了大雨。

我们走的路沿途有很多题字,很早以前就存在了,但是有翻新的痕迹。

沿途风景

不喜欢爬山,这种风景我有点吃不消,但我还是坚持开心上山。在涌泉寺入口躲雨,不一会入口停电了。雨大到让人后悔出门,手机也懒得拿出来。

下山的时候雨小了点,不过还好有十元一人的下山中巴。

上传这张照片的时候,我饿了

晚上的伙食还行,汉堡王外卖,皇堡真的又大又好吃。

这个晚上,打游戏打到两三点。

郑第二天去莆田了,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差不多要退房了,把黎叫醒后收拾一下就出发去新的民宿。地点在被同学称作福州最垃圾的商场的五四北泰禾广场。

这个房间很大,但是太闷,消毒水味道太重,住的不愉快。

下午黎去福师大探亲,仓山区的福师大又被称为仓山女子爬坡大学。

2019年福建省普通高考评卷点

我们恰好赶上福建高考文科评卷点收拾工作,等我们去食堂吃个饭回来这个红条条就被撤掉了。

仓山区的福师大都是妹子,老校区了,挺旧。在食堂内吹着不冰的空调,不懂去哪。恰巧初中同学的电话来了,邀请我们22日去参加聚会,我们就买了明天的回程票。

五四北泰禾的Walmart

住处太闷热,我们选择晚上找个凉快的地方呆着,逛了一圈商场发现还是只有星巴克合适。

又是一个没吃饱没吃饭的夜晚,平常没怎么吃小龙虾,恰好商场底下有一个烧烤店。

你们都吃饱了吧  :idea: 

点了七八十头小龙虾,烧烤点外面的广场有一个临时小球场,黎按耐不住在上菜前就跑去打球了。

这个什么鸭肠硬硬的难吃死了

我一边吃一边在用微信下五子棋,黎回来告诉我外面打球的都是初一。他们打算打到一两点再回家,爸妈都不管的吗??

科罗纳,没有柠檬

没有人一起喝酒,黎喝雪碧,我就只喝了一瓶。

黎吃着吃着又跑出去打球,吃的差不多了我也去和小朋友们打球。黎投进最后一个三分,我们就回民宿,此时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多了。

和黎在银行门口合影

夜生活才刚刚开始,我们在朋友圈寻找失眠的好友,打电话过去用歌声让他们更加失眠。

那个晚上我四点半才睡着。

第二天九点的闹钟一响我就拔床而起,洗漱完把黎弄醒后我们就收拾去商场里的麦当劳呆着了。在楼上往下可以看到,这是大清早来逛商场的两位福州少女,踌躇满志,运筹帷幄,意气风发,好像要去洗劫商场。

充满活力的福州少女

黎去逛了逛沃尔玛,我走不动,就在麦当劳继续工作。十二点多乘上了地铁,从一号线的一头坐到另一头。

中国南车

我们在福州南站上车动车,车站不文明现象屡见不鲜,尤其是插队的大哥大姐。

和福州说再见了

十七号到二十号,福州的兜圈就结束了,迫于天气压力,福州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,但是算过的挺舒服,总体来说福州还是很有人文气息的城市,若要叫我给这个人文气息下一个定义,那就是 热。

在我离开的时候来福州的同学

刚才 西窗烛 推送了一首诗,我觉得很适合作为这篇游记的结尾:

四景

[明]朱瞻基

暑雨初过爽气清,玉波荡漾画桥平。

穿帘小燕双双好,泛水闲鸥个个轻。


Last modified on 2019-06-25